游泳

无上神国 第132章 美女交锋

2019-12-04 13:16: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无上神国 第132章 美女交锋

“知道你怨我知道你恨我我有苦衷”灵莲头戴面纱,泪眼婆娑。[燃^文^书库][]

易炫压抑太久的情绪,开始释放:“你有苦衷我哩?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你对我们的感情肯定动摇了!”他十分肯定的话,让灵莲只有哽咽。

灵莲确实犹豫过,易炫修为被废,成了昊天宗,成了神门弟子们当中的笑话。

易炫説出每一个字,每一句话,进入灵莲耳朵,让灵莲的心里,苦不堪言。

“没话説了吧!洪元真的比我优秀?我看不见得吧?”易炫的话直接戮入灵莲的心口。

“你怎么知道?炫弟你在我太乙宗安插了眼线?”灵莲脸色开始变白,她以为易炫的一切自己了如指掌,看来不是。

“也是啊他是你们太乙宗大长老的儿子,太乙宗百年难得的天才嘛”易炫嘲讽道。

灵莲气急了,道:“好一个没良心的炫弟!污蔑我的感情!是!我是犹豫过,我承认,我不否认。也只是犹豫过!我记得阿姨对我的好,我不会背叛她!也没有背叛咱俩的感情!”

此时,灵莲发急了,两人现在面对面,如果她不辩解,她真的会易炫一直冤枉下去,也会桎梏以后的修为境界。

“是啊!不背叛阿姨!”易炫眼睛望着窗外,神情落寞,不断重复这句话。

聪颖的灵莲马上知道刚才的语病,马上转身,艰难地走向易炫,来到他的身后道:“炫弟,我一时情急,急不择词,是我妈,是我妈总行了吧!”

“你真的没做过对不起我的事?”易炫从她发急的语气知道了灵莲的真情。

“嗯我的手指头都没有让他碰过的你知道我有洁癖嘛只允许过你对我胡作非为”灵莲怨声道。

“我有过胡作非为吧?”易炫还是目朝窗外,説道。

灵莲走近同易炫并肩站到窗前,伸出右手,往易炫眼前晃悠,説道:“是谁在我手腕纹直这个‘炫’字!你敢説没对我胡作非为过?”

易炫注意到灵莲手腕上的守宫砂还在,守宫砂旁边,自己纹下“炫”字也在,纹得真的很别致。嘿嘿一笑,挠了挠头,心底终于泛起儿时两人纯真的感情。

“你把手臂伸过来,让我看看!”灵莲话刚説出,没等易炫反应过来,一把抓住易炫的左手,卷袖一看,脸上发白,道:“我纹的‘莲’字哩?”

易炫知道麻烦大了,记起当初自己炼出第一鼎“止血生肌丹”,纹“莲”字的这个地方,被雪璇师妹的xiǎo刀划破,敷丹药去掉了。

此时,易炫一个头两个头,出声不得。为了平息灵莲的妒火,苦笑道:“要不我把你手臂上的‘炫’字也去掉?这样就扯平了好不好?”

“不好!”灵莲回答得果断干脆,接着道:“咱妈知道的”她不再急不择词説出阿姨两字,易炫对她有怨有多深,她看到了深度,易炫现在身边红旗招展,也有自己的原因啊,暂且原谅他吧,她心里宽容,暗想。

两人同时转身相视,灵莲掀去头上的面纱,美眸如水,秋波含情,满脸羞红,鼻息芬芳,如同莲花迎风绽放

正当易炫要亲吻下去时,星际通讯仪在裤兜里响起,扫兴!准备掏出星际通讯仪接听,灵莲微微踮着脚尖,双手搂住易炫脖子,朱唇一凑,就吻上了。

多少年没有吻过了,xiǎo时候不懂,嬉戏相吻,什么也不懂,哪有眼下去掉相思之苦后,热情湿吻如此甜蜜?

灵莲放开了心怀,享受这甜蜜时光。当胸前两团傲柔被易炫握在手中,尽情地揉捻,修为已是圣动境的她,心里已是宁静不下来,美眸如丝,要把此时的记忆,用神识绣出一幅春意盎然的美图。

易炫把灵莲抱起,准备走向床边。裤兜里的星际通讯仪,再次响起,灵莲神志一清,道:“快接听,也许有急事找你。”

讨厌的星际通讯仪!易炫掏出来,差diǎn要把它甩到地上,瞟了一下号码,让他惊讶,竟然是余煊师姐的号码。

“喂!炫师哥忙什么?没打忧你的好事吧?现在是盟主了,架子好大,来到你府上见你一面,竟然是这般的难!呵呵。”星际通讯仪马上传出冷嘲热讥。

余煊的年纪只比易炫xiǎo一天,xiǎo天也是xiǎo,只得叫易炫师哥。

“师妹大驾光临,很难得,等我一会,就来。”易炫眼下岂会放过同灵莲的缠绵相向,深入探讨。

灵莲已经心神回位,道:“炫弟我知道你情意,不过你修为不到圣境,我们最好不行合欢之好。”

“为何?”易炫下面dǐng起xiǎo帐篷,情动难忍。

“你听説过玄阴神脉体吗?”灵莲回到窗前,眼睛望向窗外,説道。

“你难道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我怎么不知道?”易炫喃喃诉苦,问道。

“阿姨哦咱妈不准我对任何人説,其中就包括你。只当你晋升到圣动境,阴阳双修后,咱俩再行合卺之好,鱼水之欢,会让咱俩修为大进,开启神脉。不然的话,我现在已经是圣动境,你现在的修为承受不了”

“你不是説你有神脉了吗?难道还没开启?”易炫一头浆糊。

“当你的精神传承全部融入体内,咱俩阴阳双修,才会触动彼此的神脉。”

灵莲对战“血煞盟”天元殿牛殿主,易炫触动脑内泥丸宫“精神种子”依附在“聚变剑”,击破牛殿主。灵莲早就看出易炫得到神门的精神传承。

易炫从后面搂住灵莲的一握细腰,道:“莲儿,你让我忍得好苦怎么办?”

“你不是有三名侍女,难道她们没侍过寢?”灵莲转头,瞟了易炫一眼。

“瞎説什么哩。”易炫确实还没把三侍女哪个啥了。

“那个芷柔公主是怎么一回事?你能瞒住我?”灵莲一脸愠怒的样子。芷柔是天元国公主的事,知道的人并不多,没有想到灵莲都知道了,并且知道了自己成了芷柔的男人。灵莲看似轻飘飘的话,易炫听到后,心里却是惊涛骇浪。

灵莲,太乙门圣女,不简单啊,她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懵懂女孩了。

当星际通讯仪再次响起,灵莲心里不乐意了,赌气走近易炫,紧紧在抱住道:“要不咱俩现在就哪个啥?”眼睛里泛起一丝挑逗的眼神。

知道灵莲吃醋了,易炫讪笑一下,接通星际通讯仪:“煊妹,我来了来了。”

灵莲暗中叹息:唉,没有前面的悔婚,就不会出现这种烦心的局面,一切都是天意弄人。

戴好面纱,莲步轻摇,灵莲跟在易炫身后,满眼怨悔。

易家老宅的客厅。

易老爷子,正在同余煊品茶寒暄。余煊的心思根本不在品茶上,心不在蔫。这是她第一次来到易府,以前因为同屠家屠少杰的婚事,一直没能大胆地走近易炫,现在天元城内,易家如日中天,屠家败走,屠少杰残废,就算回到玄冥宗,又能如何?已经翻不起浪了。

易炫身后跟着灵莲,余煊看到后,脸色一变,心里暗想:对手好强大,莫非是外面传得纷纷扬扬的太乙门圣女?

易老爷子,一脸怪异地注意到眼前两个女孩,彼此的敌意,苦笑着微微摇头。干脆不説话,装聋作哑,让炫儿自己应付。他起身道:你们聊天,我去吩咐一下仆人,准备午餐。

“好。爷爷你去安排。”易炫説道。老爷子在这里,确实更让人尴尬。

走到余煊身边,坐到古檀椅上。灵莲莲步一摆,落坐到易老爷子刚离开的古檀雕花椅上,身上隐约中有那易家未来主母的态势。

易炫注意到,苦笑连连。这女人吃醋的样子,还真的蛮可爱的。

“煊妹,此次应战屠家和‘血煞盟’,多亏你们出手相助,辛苦你了。”

“哪里话,我帮自己家里做事是应该的。有什么辛苦不辛苦的?我不替自己考虑,难道不会替我们的孩子考虑?”余煊回话时,左手抚摸一下腹部。

灵莲注意到后,真的给刺激到了,她以为易炫除了同芷柔公主有过关系外,就没有其它女人,没想到余煊,是进来要名分。心头怒火呯地一下爆发,她忍不住了,呼地一声,从储物项链取出金莲,金莲瞬间放飞,她一步登上去。

时空似乎裂开一个缺口,灵莲撂下一句“炫弟,你太过分了!”的话,易家客厅呼呼生风,刹那间,灵莲凭空消失。

淳安县中医院
盐源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内蒙古治疗盆腔炎费用
福州较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是哪家
梅州治疗阳痿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