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魔族古武学院 第十八章 疗伤符文

2019-12-04 13:37: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魔族古武学院 第十八章 疗伤符文

秋天的黄昏来的比较早,夕阳的余晖挂在天边,头顶的云彩缓缓的飘荡,山谷的水汽形成雾气弥漫着整个山谷的上空。

山谷外面不时的传来几声狼的嚎叫声,破坏了荒原深秋优美的景色。

天刚如黑的时,矮人族奥斯请了今天四伙人的核心成员,一起去商议协同防御山谷的问题,梁嘉自然也获邀同去出席。

过来通知梁嘉去参加会谈的矮人,是一个年纪相仿,看上去老实巴交的少年矮人.

少年矮人叫做曼巴,是铁水部落另一位长老费斯的儿子,曼巴在前面带路,梁嘉,耶里,凌可儿,凌风四人跟在后面,沿着山谷左边的石壁一直走,到山谷的一半距离时,石壁有一个很大的凹进去的洞穴。洞穴不深,七八丈深,有十几丈宽,矮人们在外面搭建了帐篷,使得天然洞穴显得很宽阔。

梁嘉四人走进去洞穴中,其他团队的人已经先到齐了。

薛达和一个叫薛成义的年轻人一同出席,薛成义两眼很小,嘴唇很薄,尖嘴猴腮的样子。

温家天还是一个人来,一袭蓝衣,温文儒雅、气定神闲的品尝矮人族精心准备的茶叶。

猎户李武伟则带来了他的儿子李元生,李元生二十六七岁,形相威武,双目有神,一副精明干练的模样。李武伟生性朴实,早先四队商量一起杀进山谷队形的会议时,老实的李武伟的猎户团队就吃了闷亏,排在整个队伍的后方殿后,这次他自己不太放心,叫上儿子李元生一起过来商议。

奥斯和一个脸色苍白矮人老者费斯并排坐在主位上,奥力和菲力则站在他们后面,带路的矮人曼巴将梁嘉四人带来后,就走到脸色不佳的老人后面规规矩矩的站着。

奥斯面带客气的请梁木头四人坐下,梁木头直接走到左边最后面的位置上坐好,凌可儿只能跟过去左边的位置,下来依次是耶里和凌风。大家坐的凳子,都是矮人们事先摆好的石头,只有受了伤的费斯是坐在临时制作的木椅子上。

奥斯长老右手握拳平放在胸口,真诚的说道:“首先鄙人奥斯对各位义士,在我铁水部落深陷狼群围困危机之时,众位勇闯险境、舍命前来相救之恩!鄙人与费斯长老二人,代表矮人族铁水部落全体部众,感激涕零,诚挚的感谢诸位的义举!伟大的真神格伦吉尼!也一定会赐福于诸位勇士的!”

“现在,四面荒狼群围困,我们都深陷险境,在危机未除之时!还需要各位义士齐心协力、出谋划策、共度难关啊!”奥斯长老。

性格直率的李武伟道:“奥斯长老!不用客套了,既然我们全都来了,必定会与矮人们同舟共济!奥斯长老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但说无妨!”

奥斯点头道:“感谢李兄支持,那鄙人就实话实说了,我们前天虽然派出人去宁明城求援,估计就算他能够顺利求援,宁明城一来一回也需要十天左右的时间,换句说我们还要再守住这山谷八天左右的时间!现在营地最大的危机还是防守问题,不要看现在似乎狼群和我们相安无事的样子,但是一到了午夜,荒狼群吸收月光精华变异后,荒狼的实力、战力能够增幅两到三成,加上荒狼夜间本来就目可夜视,在晚上视物完全没有障碍,所以狼群在夜间会向我们营地发动疯狂的进攻,我们在这里守了两天两夜,可谓伤亡惨重。撑到现在我们的族人已经是强弩之末,还望各位义士出手相助啊!给我部落以喘息调整的时间。”

温家天沉声问道:“奥斯长老!除了山谷的木门,这个山谷,还有没有其他地方需要要防御的。”

奥斯苦笑道:“温兄问得好,幸好这山谷三面石壁,悬崖陡峭,荒狼唯有正面进攻木门,才可以攻进来!也算不幸中的万幸了!苍天真神都不绝我们矮人部落,给了我们铁水部落这个易守难攻的好地方,要不然,我铁水部落三百多人恐怕早就命殇黄泉了!”

李武伟的儿子李元生神态严肃问道:“奥斯长老!铁水部落既然已经守了两个晚上,想必对防御此地是有经验了。按照奥斯长老的判断,您认为坚守住那个山谷木门一个晚上,大约需要几个实力何等级别武者,才能够做到力保大门不失!”

奥斯赞赏的看了他一眼,回答道:“那道山谷的木栏栅长两丈半,每次需要站四个人到上面防守,安全防守一晚上,真气消耗很大,估计六名个武道四阶,八个武道三阶,最少需要十四人轮流在山谷木门上防守。”

李元生和李武伟耳语了一下,李武伟点点头,李元生说道:“既然这样,奥斯长老!我们李氏猎户斗胆恳请,和凌小姐的队伍组成一个队联合守夜!”

奥斯一听暗暗点头,这小子倒是挺精明的。

李武伟似乎也很满意儿子的提议,一直面带笑容。

温家天疑惑的看了一眼李元生,略带不解,在温家天自然也想得到,他们四伙人马要组合成两组轮流守夜的。但是李元生为什么没有选和四队最强的薛达组队?而去选择与凌可儿一组呢?自己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凌可儿这一组少年们,明显经验不足,一群愣头青,只会猛冲猛打,后续乏力,他们的护卫武道实力倒是不弱,但是长期呆在城里当护卫,对于荒原森林的环境也是极缺乏生存经验。

矮人铁水部落人数众多,现在武道二阶的苦力还有一百人,武道三阶还有二十八人,武道四阶八人。

当下决定白天分派一小部分矮人族继续派人看守山谷木门。

到了晚上,温家天和薛达两伙为一组,李武伟和凌可儿两伙为一组,矮人族铁水部落自己一组,三组人轮流去防守山谷大门!

铁水部落现在需要休息,今晚就由新来的两组抽签决定谁先防守夜晚。

这次凌可儿的手气不错,抽到了明晚再守夜,那今晚上就是温家天与薛达先一起组队守夜。

抽完签之后,薛达佣兵团的薛成义用他那尖锐的声音刺道:“奥斯长老!记得当时贵部落矮人菲力,向我们薛老大求救的时候,可是许下了承诺的,只要我们来到山谷,给我们佣兵团里的每人都送一把符文兵器,奥斯长老不会不知道此事吧?怎么到现在还没有看到符文兵器?铁水部落想要背约失信吗?……哼……可别想着拖拖拉拉,就可以蒙混过关!我们佣兵团……可不是好欺负的!”

这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费斯,满脸涨红,愤怒的大声说道:“我们铁水部落,虽然只是矮人族里面一个实力弱小的部落!但是,我们一直秉承矮人族对真神格伦吉尼的信仰、真诚、勇敢、勤劳的美德!那是真神赋予我们矮人族最珍贵的财富!矮人族是永远不会背信弃义的!我们答应你们的符文兵器,刚才你们来这里之时,我们已经派人给你们送过去了,不用阁下担心,你回去就知道了!哼!……背信弃义这种事,是绝对不可能在铁水部落发生的!”说完费斯一阵剧烈的咳嗽,后面的少年矮人曼巴马上过来给他轻轻的拍背。

奥力,菲力,奥斯也都用愤怒的目光看着薛成义,薛成义略带尴尬干笑的道:“哦……是这样啊!符文兵器已经送过去了吗?我……其实……也没有其他意思,我自然也是信得过你们了……开个玩笑而已!”

奥斯冷哼一声,不满的道:“矮人族是不会亏待任何对我们有恩之人的,除了符文兵器以外,我们给还给每一组的义士多送去了四把符文弓,还有两百支符文箭,便于你们守夜用的!”

李武伟则乐呵呵的看着薛达一伙吃瘪,对于薛达不顾他人安危,甩掉众人,第一个脱离团队进入山谷之事,李武伟是甚感不满的。

薛达也感到矮人愤怒,有些坐立不安,借口说,要去号召佣兵团商议准备晚上的守夜,和薛成义借机溜走。

“只有两百支符文箭,怎么这么少?”

梁木头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冒出来。

耶里一惊,连忙阻止道:“木头弟弟!不要瞎说,这是矮人族白送给我们的,两百支符文箭已经不少了!”

这次费斯长老倒是没有生气,挥手示意儿子曼巴替他回答,曼巴解释道:“这次我们带来的符文箭不够多,这两天用了不少,只能分出每队两百了!”

李武伟父子看了梁木头一眼后,当场表示明晚守夜将以凌小姐领导的一组马首是瞻,绝对听从指挥。凌可儿明白李武伟是看在梁木头的面子上,才这样表态的,也连忙表示了感谢,李武伟父子就告辞回去休整。

温家天见无事,也提出要回去了,奥斯长老连忙拉着他,声称费斯长老的伤想请温家天帮忙看一下,本来也要走的梁木头,一听温家天要给费斯看病,很感兴趣,立刻就跟在温家天身后,挤到费斯长老面前,一副要懒在这里看看热闹的神情。

凌可儿三人对他是毫无办法的,凌可儿小声跟他说道:“木头!我们走吧!不要打搅温前辈给费斯长老看病了!”

梁木头对凌可儿点点头道:“嗯!知道了,我不会打搅他的,我只是在旁边看看!”

凌可儿三人一阵无语!

最后还是费斯发话了:“没事!这位小兄弟想看!就留下来看吧!不碍事的!曼巴!……去给这几位小朋友拿我那几瓶好酒出来尝尝。”

凌可儿三个面面相觑,自然都也不放心梁木头一个人留在这里,怕他闯出什么祸来,也只好跟着留下来了。

温家天仔细的问清楚了奥斯长老受伤的过程,奥斯为了救曼巴,当时是被几只四阶后段冰狼喷射的冰晶袭伤了胸口。温家天认真的检查了约一炷香的时间,沉思片刻道:“估计是胸口的某条经脉受损,真气无法流通,必须修复经脉!”

奥斯长老紧张的问道:“既然知道了伤势病情所在,那该怎么医治呢?还劳烦温医师示下。”

温家天无奈道:“这种伤一般有两种方法,第一,寻天材地宝级的灵药给他服下!”天材地宝级的灵药?去哪里找这种药呢?温家天自己挖了一辈子药,都没有得过一株,所以这个可能性是极小的。

“第二

,必须找一位医道大师级别的符医,符医可以先用感知深入费斯长老的身体,探出费斯是那条经脉受损,然后在用药物在经脉外面四周的皮肤涂上匹配他伤势的疗伤符文,疗伤符文是用来汇聚光系光源的。最后就可以用光系疗伤术治疗了,但是,大师级别的符医,可以说是凤毛麟角,这种大师级的符医就算整个燕国也不会超过五个!所以…………”

温家天说完,整个洞穴一片安静,曼巴在费斯身后大声痛哭道:“都怪我!父亲要不是为了救我!根本不会受这样的伤,我真没用!呜呜……”

奥斯,菲力,奥力也是面露伤心之色,铁水部落本身就实力有限,就这样废了一个矮人长老的话,对部落是一个不小的损失。

一旁一直沉默不语梁木头,忽然轻声问温家天道:“问你一件事?”

温家天抬头不解的看着木头,温煦的道:“什么事?”

凌可儿三人顿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都竖起耳朵倾听,想看看梁木头又要干什么。

梁木头考虑了一下,很有把握的道:“如果已经探知他伤的经脉,还在他身上画好疗伤符文,你的光系疗伤术可以治好他的伤吗?”

温家天似乎被梁木头的奇怪问题给考住了,不解的道:“我到没有想过这个可能性,但是,一个感知强大又精通医道符文大师,既然他已经绘画好了疗伤符文,怎么会要我去帮他做最后的光系疗伤术,他自己就可以独立完成啊!”

梁木头眼睛还是一动不动的继续盯着他。

温家天无奈之下,只好回答他道:“如果真的已经探知受损经脉,又已经画好正确药物疗伤符文,按道理来讲,我的疗伤术应该是可以治好他!”

梁木头点点头,自信的说道:“那就没有问题了!”

四周的空气瞬间凝结了,凌可儿、耶里、温家天等所有人都看着梁木头,曼巴也不由止住了哭声,抬头看着梁木头,惊喜道:“你说真的吗?谁……是谁……可以帮我父亲画符文!”

奥斯,菲力,奥力,包括费斯自己也全都殷切的看着梁木头。

凌可儿,凌风,耶里则心情紧张兮兮的望着梁木头,暗自祷告。

梁木头神态淡定自若,且自信满满说道:“我来试试吧!”

“什么?”

“你?”

凌可儿三人懊恼不以,后悔得相互埋怨道:“刚才不是说让你叫秀儿一起来的吗?”

“我叫了!秀儿说她不想参加!”

“她说不参加,你不会拉着她来嘛!”

“我怎么知道商量个事,这个二愣子也能出状况!”

“一个连医道入门的光系疗伤术都不会的人?竟然敢冒充医道符文大宗师!”

“回去一定记得叫秀儿好好教训教训他!”

“必须的!”

起点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lt;/agt;lt;agt;用户请到m.阅读。lt;/agt;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