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黑道亦是道4第一百二十章枪战

2020-01-24 23:55:5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黑道亦是道4 第一百二十章 枪战

张晓仁用的计谋并不复杂,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而已,他和狐狸带人吸引了大多数的防守,和尚则是带人悄悄的包围了一号别墅,最后合兵对一号别墅发起最后的总攻,一举将兄弟盟的首脑一打尽。

这是张晓仁的第二套计划,而第一套计划是他和狐狸带人悄无声息的潜入进去,悄悄的包围一号别墅,而后他和狐狸带人对一号别墅发起攻击,和尚最后带人杀入,负责抵抗兄弟盟的反扑,自己和狐狸只要用最快的速度拿下一号别墅,擒住兄弟盟的首脑。

很可惜,第一套计划因为狐狸的暴露没能实施,好在第二套计划得以顺利的执行,并没有出现大的偏差,一切还都在掌控之中,兄弟们也在一号别墅前会师,剩下的就是消灭一切敢于继续顽抗的敌人,杀入一号别墅,将兄弟盟彻底消灭。

兄弟盟这边带头的眼镜男见自己被包了饺子,咬着牙大吼:“我草你妈,兄弟们,跟我杀啊!”他从旁边一个兄弟手中抢过一把砍刀,疯了一般冲向了张晓仁。

“杀!”张晓仁并没有对方从身体里挤出飞蛾扑火般的勇气而心慈手软,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张晓仁在社会上混了这么久,这样浅显而残忍的道理早就被他记在了心里。

面对来人,张晓仁直面迎了上去,一个瘦得跟火柴杆一样的眼镜男,说实话,张晓仁并没有放在心上,张晓仁并没有向眼镜男一样疯牛一般向前冲,仅仅是拖着砍刀,缓步向前走去,他没有轻视敌人,却也没有重视敌人。

不重视就是轻视,轻视就一定要付出代价。

两个人之间距离渐渐的缩短,只有十米不到的间隔,张晓仁仍然是不急不缓的向前走去。而对方却大喊一声:“我去你妈,你给我去死吧!”

张晓仁心中咯噔一声,暗叫:“不好!”急忙向一旁闪身。

眼镜男将手中的砍刀扔向了一旁,从怀中掏出了一把手枪,黑洞洞的枪口指着张晓仁,想也不想扣动了扳机。

眼镜男的反应快,张晓仁的反应更快,在眼镜男扔刀的那一刻,张晓仁就已经做出了闪身的动作,张晓仁闪开了子弹,在张晓仁身后的一个兄弟却没反应过来,应声而倒。

“草你妈!”张晓仁在地上一滚,不待眼镜男继续开枪,用力的将手中的砍刀掷了出去。

“啊……”一声惨叫传出,眼镜男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口,眼中尽是不可思议的目光,张晓仁的力量很足,砍刀整体扎入眼镜男的胸膛,只留下刀柄在外,刀从眼镜男的前胸扎入,从后背穿出。眼镜男口中不停的喷出血沫子,还想说些什么,一点声音都没能发出来,身体中的力气似乎瞬间被抽空了,身体晃了晃,摔倒在地上,再没有了声息。

“兄弟们,跟我冲!”张晓仁从地上捞起一把砍刀,高高的举起,大喊着向前冲去。

“杀啊!”狗急了还跳墙呢,更何况是活生生的人呢,兄弟盟这些人看被包了饺子,知道再不拼命,真的就要留在这里了,都拿出了最后的勇气抵抗着,兄弟盟的人也都是凶狠之徒,拼起命来也的确可以抵挡一阵。

“去你妈的!”

张晓仁一刀狠狠地剁向了喊号子那货,枪打出头鸟,谁让那货最先出头了,张晓仁自然要拿他开刀了,那货见张晓仁砍向自己,急忙横刀,想要架住张晓仁的刀,可惜张晓仁这一刀本来就是虚招,见对面那货横刀,张晓仁刀势一变,一刀横在了那货的胸膛上,紧接着一脚将那人踢开。

张晓仁脑后生风,知道有人偷袭自己,不待他回身,就听见一声惨叫,狐狸手中的扎枪狠狠地送进了那人的身体。

“草你妈!”

大炮刚刚没赶上战斗,憋了一肚子气,这会儿正好过瘾,手中一把砍刀被他挥舞的虎虎生风,眨眼之间就砍了四五个人。

若论拼刺刀,兄弟盟这些人的确不是张晓仁手下这些兄弟的对手,大炮只是一个兄弟的缩影,其他人并不比大炮差,也就是说,如果拿刀对拼,一个人至少可以放躺下四五个人,这数字的对比是非常可怕的。兄弟盟的抵抗是无力的,在人数明显占据优势,身手还高出对手一大截的情况下,这股顽敌很快被打散了,对于这帮穷寇,张晓仁也懒得去追,他带着兄弟们冲向了一号别墅。

别墅内一片漆黑,悄无声息,显得有些诡异,张晓仁心里升腾出一种不祥的感觉,这时候没有其他选择,只能一往无前的向前冲。

“哒哒哒……”

张晓仁带着兄弟们刚跑到门前,还不等张晓仁去开门,急促而猛烈的枪声传了出来。

“快卧倒!”

张晓仁这喊声还是晚了,他自己卧倒在了地上,在地上一滚,就滚到了墙壁后,可是他身后的兄弟却根本没有防备,如同割麦子一般被打倒了一片,张晓仁看见跟自己跟的最紧的虎娃跟唐龙也中枪倒在了地上。

“虎娃,唐龙,你们没事吧?”张晓仁大喊,过了好一会儿,虎娃和唐龙也没答应,张晓仁的眼圈一下就红了。

和尚蹲在张晓仁的身后,捂着被子弹打伤的胳膊,焦急的问张晓仁:“仁哥,咋整,他们他妈的疯了。”

黑社会之间的火拼很少动枪,一旦动了枪,无论谁输谁赢到最后都不好收场,不过兄弟盟已经到了生死关头,这时候动枪也是能够理解的,妈的,命都没了,还有什么可在乎的,别管以后能不能收场,先把眼前这关过了再说。

“草他妈的,就他妈他们有枪吗,给我掏家伙干他娘的。”张晓仁扔了砍刀,从背后掏出两把手枪,从墙角伸出胳膊,对着门扣动了扳机。见张晓仁动了枪,杀狼堂的兄弟们也都掏出了枪,对着一号别墅的大门还击。

相对于一号别墅内传出的整齐的枪声,张晓仁这边的枪声就比较杂乱了,银狼会现在还不成体系,也就是说银狼会并没有真正的枪支弹药,银狼会手中的枪都是从黑市或者是个人手上淘来的,什么样式的都有,有仿制手枪,有猎枪,还有钢珠枪,一时间,枪声大作,别墅大门瞬间被打出了无数个窟窿,一扇门轰然倒在了地上。

而一号别墅内传出的枪声,别人听不出来,张晓仁清清楚楚的明白那是微型冲锋枪发出的声音,威力十足,只是都已经到了这个份上了,肯定不能退,这时候要是退了,明天死的可能就会是自己。

“仁哥,他们火力太猛了,咱们根本顶不住啊。”马苏然手里拿着一把黑星,蹲在别墅门口的花坛后面,一边开枪一边大声的喊着。

“他妈的顶不住也要顶,必须给我顶住。”

别墅内不断传出中枪惨叫的声音,而更多的是张晓仁这边的兄弟,张晓仁这边的兄弟大多数都没有枪,也没有多少人经历过枪战的场面,很多人都不能恰当的找到掩体,不断有人中枪倒地。

张晓仁现在也没办法,面对强大的火力,他就是想冲也冲不进去,就算是冲出来,也得被人打成筛子,张晓仁看着不断有兄弟中枪,紧紧的咬着牙关,眼角不断的抽搐。

“仁哥,我有这个,你看管不管用。”疯子扒拉开两个兄弟,猫着腰凑到了张晓仁的身边。

“燃烧弹?”张晓仁看见疯子手里的东西眼睛一亮。

“自制的,威力不大,我估摸着今晚上用得上,就弄了几个。”

“太他妈好了。”

张晓仁一把抄过两个自制燃烧弹,用打火机将燃烧弹点着,用力的砸进别墅内,“快再给我来两个!”张晓仁又接过两个燃烧弹,砸进了别墅内,疯子自己也扔进去了两个。

燃烧弹一砸进去,别墅内的枪声顿时乱了起来,机会不容错过,张晓仁快速的站起身,一脚踢开别墅大门,看也不看,直接扣动了扳机。

“砰砰砰……”别墅内不断有人中枪,惨叫声此起彼伏,直到他手中的手枪传出空膛的声音,他将手枪一扔,直接滚进了别墅内,顺手将小腿处的两把匕首拔了出来。

别墅内一片混乱,沙发和地毯已经燃起了火,要不是因为起火,张晓仁就这么明晃晃的站出来,早被人给打成破布娃娃了。

张晓仁冲进别墅,兄弟盟的人,急忙端枪想要射击,张晓仁就地一滚,就滚到了两人的脚下,手中的匕首对着两个人的脚背狠狠地扎了过去。

“啊……”两声惨叫传出。

张晓仁没管两个人的惨叫,迅速的将匕首送进了一个人的小腹中,在匕首拔出的一刹那,温热的鲜血喷了张晓仁一脸,那人软软的倒地,张晓仁搂过另一个人,将匕首横在那人的脖子上,自己躲在那人的身后。

可惜兄弟盟的人并没给张晓仁杀死这人的机会,一阵噼里啪啦的枪声过后,张晓仁怀中的人身上被打出了无数个大洞。张晓仁一推怀中的倒霉鬼,顺势一滚,滚到一人面前,不理那人惊诧的表情,匕首狠狠地扎进那人的脖子。

匕首快速的抽出,鲜血高高的喷起,转瞬之间,张晓仁已经解决掉三个人。

张晓仁杀了这人之后,直接一跃,跃到了一个沙发后方,将身体蜷缩在沙发后面,紧接着他就听见一阵噗噗的声音,明显是子弹打在沙发上的声音。张晓仁忍不住一阵后怕,只要自己再晚哪怕半秒钟,自己身上就会多出无数个窟窿。

别墅内因为张晓仁的冲入更加的混乱,给了外面的兄弟机会,外面的兄弟冲了进来,对着兄弟盟的人扣动了扳机,其他的兄弟也纷纷开火。

上海岳阳医院怎么样
武汉市江夏区中医院怎么样
沈阳最好的治癫痫病的医院
西宁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上饶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