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无尽神域 第九十五章、再见灰影

2019-12-04 16:37: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无尽神域 第九十五章、再见灰影

wedfeb1823:47:14cst2015

昆墟之中,崎岖难行,到处是残桓断壁,碎石横陈。

厉寒行走其中,身形飘忽,恍若一道白色的闪电,所过之处,诞生无数泡沫,又随即飞灰烟灭

所有遇上他的凶兽,没有一合之敌。

突破纳气九层之后,厉寒自感自身实力大增,再加上引流归元和破穴钢手的突破,他这两个月以来,实力突飞猛进,早已非昨日吴下阿蒙。

昆墟虽是险地,但其外围,也不过拥有普通灰阶凶兽而已,难不倒他。

直至渐渐深入,终于,灰阶顶级,灰阶极限凶兽渐渐增多,有时还成群结队,厉寒略感吃力,行走变得缓慢了许多。

终于,这一日,突然之间,他神色一动,身形停下来。

在他面前,出现一块黑色的断壁,断壁前,蹲伏著一只巴掌大的银红色凶兽,状若蛤蟆,口中却生著两对利牙。

“多齿剑蛙!”

厉寒脸色一寒,心头转冷,严阵以待。

“多齿剑蛙,黄阶一品凶兽,状若青蛙,能口吐飞剑,吐出唾沫,腐蚀消化一些金铁,伤人于无形,十分难缠,是黄阶一品凶兽里面,都算强大的存在。”

“终于,遇上黄阶以上的凶兽了么?看来,渐渐进入昆墟中心了,不知道,任务描述中的那头黄阶七品凶兽,三眼兽王,又是何等强大?”

厉寒心头思索,却不敢怠慢,运起防御道气,俯身冲上,一场惊天战斗随之爆发。

绝招频出,终于,觑准一个契机,厉寒用一记破穴钢手,结束了这场战斗,剥下多齿剑蛙肚内三颗透明圆白小珠,厉寒继续朝前而行。

三天后。

一身疲惫,浑身血迹斑斑的厉寒,来到一处诡异之地。

此地,似乎是一片平原,四野暗寂,毫无人声,兽声,仿佛一片死地。

但猛地,厉寒睁大了眼睛。

在他面前,草原之上,极辽远处,有一个凸起的小山坡。

小山坡之上,隐隐站立著一道身影。

这道身影,初看时只是一个小黑点,但厉寒运转了“破魔瞳”,却看得真真切切,是一个满面风霜的年轻人。

他一袭灰衣,神情缥缈,立在山巅,眺望远方,没有人知道他站在那里干什么,也没有任何一只凶兽,敢靠近他所在的山坡脚下。

忽然,此人轻轻一叹,低下头,伸手拈起地上一根枯枝,在地上信手写画起来。

他画的无规无矩,似乎是信手涂鸦,然而厉寒看了几眼,竟看得头脑发晕,脸色一阵苍白,脑海深处一阵刺痛,瞬间清醒神来,破魔瞳竟然不攻自破。

“这是?”

厉寒脸色大变。

虽然只是短短一瞬,但是,他却似乎已经看出,年轻人所画的图案,十分玄奇,深奥,难以揣测。

别说他现在修炼的一些什么破穴钢手,引流归元,就是他现在身上最为强大的一门功法,轻鸢剪掠,放到这个年轻人随手所画的图案面前,似乎也泥土比之珠玉,什么也不是。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只看上一眼,竟然就有如此后果。”

厉寒明白,这个年轻人,绝对不是个普通人,然而在他的身上,厉寒竟然感受不到丝毫道气的痕迹,似乎……

“没有道气!”

对了,这个身影,似乎在哪里见过。

一道道身影快速在厉寒脑海中流转,仿若浮光掠影,梦幻碎片,陡然间,一个名词跳入厉寒脑海。

“伦音海阁,外宗,惊云峰,神秘灰影!”

这道年轻人,同样灰衣,同样没有道气痕迹,同样奇特,真像是他?

不对,就是他!

终于,厉寒确定下来,再也难以掩饰自己的震惊。

为什么,这样一个出类拔萃的年轻人,身上竟然看不到丝毫道气的痕迹,是真的从来没有踏足过修道之路?还是踏足过,却已经修炼到反璞归真,厉寒看不出来了?

不过,就算是反璞归真,理应也没有如此可能吧,只看其人全身空荡荡,如同一片空茫,就知道,他真的的确是不会丝毫道气。

可不会道气的人,站在那里,却令方圆数十里的范围,尽成一片死地,无人无凶兽敢于靠近。

这,是一个浑然不会一点道气的人能做到的吗?

就在厉寒疑惑的瞬间,猛然间,那道神秘灰影年轻男子,在远处山坡之上,转过头,看了厉寒所在的这边一眼。

那一刻,厉寒竟然有一种心都被“看透”,浑身发凉的感觉。

他心头一惊,正欲结气防御,就在此时,猛然间,对面那灰衣男子的身形一虚,竟然就在他的眼前,慢慢消失了。

来,如一阵风,去,似一阵雾,竟是不见丝毫踪影。

“这……”

厉寒震惊住了,他虽然站在那里,然而,竟然有一种面对太古洪荒古兽,背脊发凉的错觉。

直到一个时辰之后,因为灰衣年轻人已经离开,草原上重新恢复了喧嚣热闹,厉寒醒过神来,这才发现冷汗,已经湿透了他的大半衣背。

“离开,赶紧离开,不愧是昆墟,这里,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待的地方。”

“随便遇上的一个人,也能厉害到如此一种程度。”

厉寒相信,自己的实力,在对方手下,可能走不过一招。

这,就是差距。

是纳气境与混元境,混元境与气穴境,凡与仙,仙与神一样的天大差距。

……

足足过去大半天时间,厉寒才从上午的诡异际遇中醒过神来,这才开始思索,神秘灰衣男出现在那里的原因。

他在小山坡上涂画的是什么,为什么要在那里涂画那些奇怪的字符,他在追忆些什么,他在寻找些什么,或者,他在探求些什么?

厉寒十分好奇,然而,他不敢多问。

忽然间,他心中冒起一个十分大胆的想法,这个想法一出现,就吓了他一跳,让他直骂自己是疯子。

然而,随著不断的否定,这个念头反而更像疯长的野草,不可抑制起来。

最后,目光犹豫了半晌,终于坚定,厉寒下定了决心,心中一沉,身形一展,又朝原路纵去。

片刻之后,历经磨难,沿途击杀四五头黄阶初级凶兽,厉寒终于潜回草原,潜到了那处神秘小山坡附近。

小心翼翼,四处打量了一番,没有再看到那名神秘灰衣男子的身影,厉寒心中一松,这才不由微微喘了两口气,纵身上前,来到那处神秘小山坡上。

只看了一眼,厉寒就晕了。

山坡之上,原来神秘灰衣男子所站的地方,已经一片空空如也,什么也不剩下了,原有的痕迹,似乎是被一阵风抚平,再也不见丝毫痕迹。

“这,看来,是他看出我的窥探,所以临走前,又将所画的痕迹抹去了?”

“只是为什么呢,如果很重要,他为什么会在这样一方土地上刻画?如果不重要,他又为什么要在自己离开后,刻意抹去呢?”

厉寒思绪百转,猛然间,他醒过神来,闭上眼睛,开始全力去回想之前那匆匆一瞥间,在地上看到的神秘灰衣男子所画的痕迹。

片刻之后,猛然之间,他伸手一招,那枚被神秘灰衣男子扔到远处的枯枝,陡然飞掠而来,而后一动,便自行飞入到厉寒手中。

他闭上眼睛,不看地面,就凭著记忆中那细碎的几个片断,在地上开始不断涂抹刻画起来。

有时候,遇到阻碍的地方,厉寒就眉头紧皱,若有所得,必欣喜如狂。

就这样,足足过了一刻钟,厉寒扔下枯枝,睁开眼睛,看向足下的地面,却不由猛然一愣,整个人彻底呆住了。

……

枣庄市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北京卫人中医医院刘玉莲
武汉治疗宫颈炎方法
海口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包头治疗盆腔炎费用
分享到: